北京保潔公司
          首 頁 關于我們 保潔項目 保潔流程 工程案例 保潔常識 行業新聞 聯系我們
          Homepage About us Business Process project Knowledge News Contact us
          北京保潔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

          保潔員尋好心人

          丈夫離世,撿養14年的女兒無力再照顧

          14年前,來自重慶農村的趙女士丈夫從雨花臺區一個高架橋底下,撿回來了現在的女兒小嵐。如今,丈夫的驟然離世,讓這個以做保潔員養家糊口、供女兒上學的趙女士如天塌了一般,沒了頂梁柱。即使,她讓自己的親生兒子只念了小學,早早去打工賺錢幫忙養家,也無濟于事。

          趙女士坦言:“女兒跟自己這么多年了,但實在不忍心看著她跟自己受苦,往下書也沒得念了,希望有好心人來領養她,讓她有個好的將來。”

          8平方米家擠著一家三口

          記者在建鄴區的一個棚戶區里找到趙女士的暫住處時,她站在水泥臺階邊遠遠地招手。見了之后,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:我怕你們找不著地方,給你們添麻煩了。

          趙女士的暫住處大約有8平方米,左右鄰居都是外地來的務工人員,所謂的家其實是用塑料板搭建起來的一長排違章建筑。有鄰居說,這里住著“蘇建地產”的不少務工人員,趙女士就是其中一個。狹小的空間里擺著一張有上下兩層的鐵架床,對著窗戶的地方擺著一張桌子,上面凌亂地堆放著一臺電磁爐、鍋碗瓢盆等,還有一臺機殼泛黃的破電視機。

          見記者問起在哪里做飯時,趙女士訕訕地說:“不下雨的時候在外面過道里做飯,下雨就搬進來。”這時,正在外面過道里曬米的女兒轉過身來說,“還是不下雨的好,要不然飯都吃不上。”

          問及外面曬的那些米,趙女士又顯得有點不好意思了。“那些米是路邊撿來的,可能是別人覺得米發霉,長蟲子就摔掉了。我覺得怪可惜的,就讓小嵐洗了曬干。”

          15年前,趙女士和丈夫王先生帶著兒子,從重慶老家前來南京打工。平時,趙女士幫人做做鐘點工,丈夫在外頭踩三輪車幫人運送貨物,勉強維持家用,還能存點錢。夫妻倆從老家出來時就算計著:出來苦點錢,把家里房子修一修,順便出來見見世面。

          撿養女嬰打算送弟弟養

          在往后的時間里,趙女士和丈夫在這個城市里辛苦奔波,經營這一個小家。不想,一家人的平靜生活被一個棄嬰給打破了。

          趙女士說:“我聽我家男人說過,大約是1997年過小年的那天,他騎三輪車在雨花臺一個高架橋底下經過的時候,看到一個布包,以為是別人不小心丟下的,就撿起來了。沒想到里面是一個小孩,他心里舍不得,要是不帶回來,孩子準凍死餓死。”

          心善的趙女士一家人好心將這個女嬰暫時領養了,慶幸的是,女嬰雖然身體很差,但還是一路挺過來了。不過,夫妻倆心里一直有個盤算,這個家日子也過得緊巴巴的,現在又多了一張嘴吃飯,日子就更難過了。正好王先生在老家的弟弟四十多歲了,身體不大好,所以一直沒有結婚。他跟弟弟商量過,這個女嬰讓他去養,也好讓他有個人養老送終。不過,弟弟身體一向不如人意,所以跟他們夫妻倆商量暫時寄養在這邊,等身體好些了再接回去。

          商議好之后,夫妻倆帶著小嵐回了一次重慶,跟村里頭的干部商量好了,費盡周折到派出所把小嵐的戶口上好了。現在,小嵐的戶口依舊掛在王先生的弟弟家。

          女嬰的去向有了著落,夫妻倆總算松了一口氣,日子照舊著過。“男人在外頭苦錢,我就找點鐘點工做做,可苦了這孩子。沒人看她的時候就把她一個人撂床上,哭得昏天黑地的,沒個輕重,但也沒辦法。”

          過了2年,又出了一個小小的意外,王先生的弟弟跟一個鄰村的女人結婚了,還生了一個兒子。“本來他弟弟沒什么錢,身體也不好,就是老實本分人。那女的是鄰村的,男的天天在外頭賭錢,還打她。她一氣,就跑來跟他弟弟住一起生了娃,其他也不嫌他什么。”

          于是,夫妻倆只得繼續帶著小嵐,在這個城市里東奔西跑,為心里頭的那點盤算努力。“苦了錢,把家里頭那破房子修一修。”至于小嵐,不就是多張嘴么,夫妻倆想得很開。

          丈夫突然離世難以為繼

          一晃,十多年過去了,夫妻倆也有了些積蓄,大兒子念完小學后就沒念了,現在在一家修理廠幫人做學徒,每個月也有幾百塊錢。

          2008年年初,王先生提議回家把家里那個搖搖欲墜的破房子翻修一下,畢竟十多年沒住人了。而且,他擔心等年紀再大一些,就沒力氣折騰了。等房子修好了,夫妻倆回了老家還有個安身之所。于是,趙女士一個人帶著一雙兒女留在了南京,王先生回家蓋房子去了。

          幾個月過去后,房子蓋起來了,王先生一個人在重慶忙里忙外,又開始忙房子的裝修。就在趙女士為這十多年的奔波終于有一個結果而如釋重負的時候,一個噩耗突然傳來了:她家男人從摩的上被另外的摩托車撞下來,已經送醫院了。

          回憶起自家男人的事,趙女士已是泣不成聲,“后來,醫生說他沒得治了,除非花很多錢。我沒辦法,自己把男人拖回家里。他熬了好幾天才走……”

          同年年底,在當地村委會的調解下,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及載人的摩托車車主在一份私了協議上簽了字:兩人共同賠償趙女士一家9.5萬元,最后一筆款項需在2011年12月31日前支付。

          趙女士說,安葬了丈夫之后,蓋房子的錢全搭在了里面,還欠了2萬多元債。那張紙上的賠償,現在也不見蹤影,那兩個人都出去打工了,找人都找不著。無奈之下,她又帶著兒子和女兒返回了南京,像往常一樣打起了零工。雖然日子更為艱難了,但她一直硬撐著,除了在“蘇建地產”做勤雜工之外,她還兼做了幾份鐘點工。夜里,她想起丈夫生前的種種,也只得偷偷掉淚,從不在兒女面前叫一聲苦。

          一包方便面竟成“奢侈品”

          9月1日開學,小嵐去學校報了名,媽媽給她365元去交書本費。學校考慮到她家的特殊情況,免除了2000元擇校費。交完學費后,還剩下幾元錢,小嵐自作主張去買了一盒她最愛吃的方便面,高興地揣著回家了。

          在食堂做勤雜工的趙女士像往常一樣從食堂捎了一份飯,帶給小嵐吃。于是,母女倆為了吃飯的問題吵了架。小嵐堅持要吃方便面,趙女士堅持要她先吃食堂的飯,方便面以后再吃,要不然太浪費了。

          趙女士考慮到女兒的將來,萌生了將其送人領養的念頭,遂致電本報求助。

          在過道上曬米的小嵐見媽媽哭起來,連忙跑進屋子里,仰著通紅的臉說:“你要把我干嗎?是不是嫌我不聽話?你不要把我送人啊,我只是想吃方便面,不是想惹你生氣的……”

          見女兒急成這樣,趙女士也是泣不成聲,母女倆抱在一起失聲痛哭。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保潔項目 | 保潔報價 | 保潔常識 | 聯系方式
          北京清洗公司
          北京保潔公司
          清洗地毯、 清洗沙發
          2008 ◎ 北京力能清洗保潔 All Right Reserved by owon
          TEL:+86-010-67525720 13691094631
          京ICP備12013676號
          青青青草国产费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新赏网